再见亦是爬墙时

【龙年档案】洪主任和他的罗市长

(1)办公室主任没有假期

(2)天州市政好司机的没落


写完才发现其实洪主任压根儿不会开车。


-

洪平安处的职位说得好听点是市政办公室主任,难听点就是市长的秘书。虽然不想承认,可这是既定事实,刻板印象,难以扭转。


偏偏罗成不把他当秘书,除了工作方面以外一切平等对待,毕竟办公室的活儿是洪主任的专长,罗市长多加干涉也无益。


可古往今来只有秘书给领导开车的道理,哪有让秘书坐副驾驶座的。他说罗市长,这可使不得,还是我来开吧。等他摸到了方向盘,又特别不适应,往日轿车开惯了,突然换个这么高的吉普,不顺手,开起来一扯一顿的,还老是急刹车。罗成差点被颠到晕车,...

【他人即地狱】蜕皮

🐍!徐文祖/🐰!尹钟宇


-


尹钟宇的状态越来越糟,经常睡到日上三竿才醒。当然以他房间那格小窗户是见不到太阳的,只能靠手机显示的时间来判断是否睡过了上班的点。


他已经不上班了。自从把同事打到住院以后他便开始四处游荡,因此睡到自然醒也毫无心理负担。尹钟宇坐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边揉眼睛,一边走出门外。


眼前的景象让他感觉自己还迷糊着,仿佛美梦成真一般,徐文祖倒在了地上。虽然背对着自己,但他不会认错,考试院里除了徐文祖之外没有人会穿一身黑,也没有人拥有这个身高——徐文祖头朝厨房腿冲走廊,把去路堵得严严实实。


按照个人大脑的判断与臆测,远没有眼见为实来得令人心...

哎,瞧我这张破嘴,还真倒闭了(x


大结局真的太棒了,完美符合了我对这对cp的相处模式的幻想——为了创作而互殴。


徐文祖这么一搞,直接导致了多少人下岗,韩国的失业率蹭蹭上涨。而钟宇这闪灵式的创作手法,让韩国文坛再度陷入了黑暗。


btw斧子砍门板也太闪灵了吧!


【他人即地狱】创作灵感

徐文祖/尹钟宇


《危情几日》的一点点后续。


-


为了给尹钟宇创造良好的写作环境,徐文祖贡献出了四楼的小房间。这里有一张与整个考试院都格格不入的真皮沙发,中间的凹陷证明了它的舒适度。台灯的光线恰到好处,不算很亮,但适合阅读,矮桌似乎是实木的,尹钟宇踢了踢,纹丝不动。


徐文祖因他幼稚的举动笑出声,尹钟宇已经见怪不怪了。徐文祖在面对自己时总是带着一丝讨好的微笑,或许是出于牙医的职业习惯,面带友好的微笑以消除病人的紧张感,露出保养得当的白牙证明他的手艺精良。


不过牙医可以替自己补牙吗?尹钟宇不得而知。


尹钟宇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右手自然垂落的地方是一本封面眼熟的书...

【他人即地狱】小猫修理专家

徐文祖/尹钟宇


-


徐文祖站在巷尾观看了斗殴的全过程,他还掏出手机录了一段,视频里的尹钟宇与他心中预计的形象渐渐重合,这令他感到无比欣慰。不分昼夜地跟踪尾随就是为了这一刻,徐文祖在尹钟宇跟前驻足,觉得他负伤的样子很美,柔软,鲜红,奄奄一息,像一只刚刚结束战斗的小猫。


之前徐文祖并不反对双胞胎杀猫,他更愿意将此看作是一种练手,在他眼中猫咪与昆虫还有人类都是无差别的,将屠戮的技术运用娴熟对于大家来说利大于弊。


但当他把尹钟宇看作小猫,而自己是试图驯服野猫的人时,便逐渐开始抵触这种行为。


徐文祖的多次警告让考试院周边的猫得以幸免,作为他的驯服对象,尹钟宇也终于亮出獠...

【他人即地狱】假设302没有死

徐文祖/尹钟宇/刘基赫


与 @Litter Box 聊了聊假设302还活着,他们三个人会不会成为稳定的三角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


看见徐文祖的那一刻刘基赫知道自己死定了。徐文祖是用艺术来形容杀人这种违法行为的疯子,总是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也是刘基赫最喜欢的变态。


他缓慢地眨着眼睛,试图让徐文祖的脸变得清晰,然而单凭意志力很难与镇定剂的药效抗衡。徐文祖戴上了手套,那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腰部的伤口还在流血,对方却毫不在意地跨坐上来,在陷入黑暗之前他听见徐文祖叫了一句“亲爱的”。


刘基赫在302的床上醒来,他转动眼...

【他人即地狱】事不过三

徐文祖/尹钟宇


-


已经是第二次了。尹钟宇回忆起上次犯晕也是因为喝了大婶给自己的冰咖啡,这次是补药,喝完之后他认为自己应该是直接晕过去了,然而当他看见监控视频中那个全然陌生又狂躁不安的尹钟宇时,吓得直接向大婶提出想要搬走的意愿。


尹钟宇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在这考试院里自处,尤其是想起昨晚的口出狂言,对大家动手动脚,在走廊大声喧哗。除了搬离考试院,他想不出第二条路。


于是他约了智恩去看电影,一来是为昨晚醉酒的失态道歉,二来他也希望女友能够为自己出出主意——以往强烈的自尊心让他无法向智恩示弱,事到如今走头无路的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然而徐文祖却比智恩来得更早,假设尹钟宇...

【他人即地狱】尹钟宇发誓再也不会关心考试院的人

一篇短短的看图写话。


梗出自 @Litter Box :像糍粑一样糊在钟宇身上的徐医生。


-


自从被302的住客吐口水之后,尹钟宇就下定决心不再与考试院的人扯上关系。


但当他在上班途中看见徐文祖穿着黑色长袖衫站在太阳底下暴晒时,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你……不热吗?”


“啊,”徐文祖像是被他的声音吓到了,但良好的修养让他迅速将脸上的惊讶换作惯有的微笑,“亲爱的。”


其实尹钟宇还没有习惯这个称呼,即便是和女朋友都很少说出类似的话,太过亲密了,有点肉麻。


“嗯……”不知道为什么,尹钟宇还是给出了回应。


“是在关心我吗?”徐文祖这身装扮...

【他人即地狱】危情几日

徐文祖/尹钟宇


-


尹钟宇起先以为自己死了。


死法应该是设计行业中最常见的猝死,突如其来,毫无征兆。


倒在床上之前他的人生如走马灯般在眼前闪现,从呱呱坠地到蹒跚学步,入学时剪了不满意的发型,晚上躲在房间里悄悄落泪。听说学会骑车就能找到女朋友,然而一整个冬天他的后座都空空如也,直到夏天遇到了智恩,就像他刚到首尔时那样令人汗流浃背的夏天。


飞镖脱手而出钉在最窄的区域,得到的却是五个安慰奖,如果商家稍微有点职业道德,他该带走的就是那台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接着便能理直气壮地回到电脑维修店,大方地表示屏幕不必修了,折旧卖给你。


带着这笔钱,可以找一间好的公寓,...

可以慰风尘

张小敬/徐宾


-


清明时节,张小敬带着一壶酒来到徐宾坟前。这坟是他挖的,碑是他立的,里头埋着的人是他趁乱从城楼里扛来的。王蕴秀的箭法不错,不愧是将军之女,张小敬看到徐宾的尸首后冒出这个想法。再接着便是无尽的虚空涌上心头,徐宾死了,然后呢?刻漏停止了吗?圣人下令处死林九郎或是废黜太子了吗?


都没有。


张小敬抱着怀中尚且温暖的徐宾,举目四望,忽觉这城楼已不是城楼,而是一座巨大的坟墓,埋葬了徐宾的野望。可惜张小敬只能为徐宾造一座矮矮的,不起眼的坟包,起初他连碑都没准备立,徐宾的大名若是刻上去,叫人发现了定会落得个推碑刨坟鞭尸的境地。


可他终究舍不得让徐宾变成无名的孤...

1 2 3 4 5
© 球站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