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科学考察站

仿生人会梦见张小敬吗

张小敬/徐宾


-


若要让张小敬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的好友徐宾,那便是:不是人。


当然,这不是在辱骂徐宾。张小敬对下属正颜厉色,对破坏长安的人冷面无情,但对徐宾,他还是敬重的。


酒肆初遇之际,张小敬很是不痛快,胸中闷着一口气,借酒发挥不得,反而愁上浇愁。这时徐宾贸然靠近他身旁,说些乱七八糟的傻话,张小敬原以为黑着脸就能将他赶跑,可这人却越说越起劲。他似乎能看穿张小敬的心思,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帮助张小敬完成所想之事,用另外一种更为平和的方式。


几番接触下来,张小敬发现徐宾的记忆力不同寻常,他知道,手捻串珠不过是徐宾为了掩饰那异于常人思维而使的小伎俩。若是旁人问什么,徐宾片刻便能回答,不消几日,徐宾就该成为怪谈了。


所以徐宾不是人,而是一台精密的仪器。


“不过是趁职务之便,平日翻阅的卷宗比寻常人更多,张公又何必如此消遣我呢。”徐宾喝着他买的酒,吃着他买的肉,到头来却还是在唬他。


“若你是人,该费多少心思在卷宗上?”张小敬说,“夜里梦的,也是那些密密麻麻的字吧。”


“鄙人若能控制梦境,便要让梦里全似张公所说,布满卷宗文案,让我日思夜想,倒还能节约点时间。”徐宾言罢,望着窗外纷纷飘落的雪花,执杯的手也如视线般凝固了。


张小敬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若不是雪花仍然在飘,偶有行人路过于此,张小敬还以为时间与徐宾一同静止了。


“看什么呢?”张小敬伸手推他。


徐宾转过头,眨眨眼,笑说:“我的梦。”


完。


评论(8)
热度(66)
© 球站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