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科学考察站

【MIB】【H/C】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2)

黑衣人:全球追缉(2019)


H/C,斜线有意义。

(1)

(2)


H遇到麻烦了。


C早有预感,这绝非马后炮,三十分钟前他们的通讯设备被陌生信号干扰,对话变得断断续续,C怀疑是卫星遭到入侵,于是把注意力放在排查工作上,从而忽略了渐渐偏离预设轨道的H。


“我发现目……现准备进……请……掩护。”H的声音被切成若干段,虽然不想承认,但多年合作的默契足以让C脑补完特工所说的内容。他暂且放下手头的工作,准备调几架无人机给H打掩护,可当视线再度投向专属于特工的屏幕时他却什么也没看见。


换句话说,H失踪了。


这不是头一回了,H经常这么干,喜欢在平淡无奇的任务中添油加醋,把原本简单的事情复杂化(H也是这么评价C的)。


对此C习以为常,他从容地调度港口内置的监控,倒放影像。重复几次后他开始感到不安,多处监控显示两分钟前H的身影在指定汇报地点一闪而过,之后就再未出现,H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迷宫般的集装箱码头。


“H探员,H,”C用手指按住耳机好像这样就能早点收到特工的回应,然而藏在耳朵里的设备除了微弱的电流声外再无它响。


“Henry?”C压低嗓音,满心希望对方因为自己叫出真名而跳出来骂人,可现实仍然令他失望。他和H失联了。


C迅速起身,确认身上带着枪和记忆消除器之后便匆忙往外跑,他忽略耳机里由弱到强的警报声,内容无非是内勤守则一百条之不得擅离职守外出乱跑之类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C这时候往外跑是最不恰当的行为,当外勤遇到麻烦时应该请外勤来解决问题,内勤只需要乖乖坐在电脑前指点江山就可以了。打通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放到现在却变得不太实际,因为这么一来机构就会发现H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屡次违规,而作为搭档的C则眼睁睁地纵容他破坏规则,有时甚至出手协助。


最坏的结局是他们都失业了,往好处想T对H还算宽容,或许会放他们一马,不至于执行第13条款,但今年要想评选资深特工基本没戏了。


为了前途考虑,C决定铤而走险,他跑到地下车库找到特工的备用车,翻着白眼输入密码“H最帅”之后顺利打开车门,然后将目的地设为H消失前所处的位置,把驾驶模式调成自动驾驶,开始对付耳机里一声高过一声的内勤守则。


MIB有一大堆的规章制度,其中最令C反感的就是内勤守则,他是饱受其害的利益相关人,任务期间被条条框框绑在电脑前连门都不能出,而外勤特工除了不得滥用职权在非紧急情况下对普通民众使用记忆消除器以外基本没有任何限制。


“你也可以申请当外勤啊,”H听他抱怨时轻描淡写地说,“又没人拦着你。”


“你以为我想天天盯着屏幕看吗?”C被H乱晃的影像弄得有些头晕,在卫星无法监控的区域C只好把视角切到H胸前别的那个隐形针孔摄像头上,非常直观地感受特工所处的环境,“能不能好好走路?”


“不能。”H说着跳上墙,剧烈的晃动让C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屏幕中出现H的脸部超近特写,不禁让C连人带椅子后退半米。


车内传来提示音,即将到达目的地,C将那些不合时宜的念头赶出脑海,可H的脸却始终挥之不去,尤其是眼睛,C怀疑H可能非法窃取了某颗超蓝星然后缩小藏进眼睛里。


C把车子停在附近,接下来的路程需要靠步行,这里是一个中小型港口,停泊着不少外星飞船,几家大型的星际运输公司也在此处进行集装箱装卸作业。这种地方鱼龙混杂,缺乏监管,什么都有,其中不乏外星偷渡人员,H今晚造访就是接到情报称有未登记的船只登陆于此。


按照H的作风,他会直接跑到飞船上和负责人面对面交流,一言不合就开始动手打架,使用高科技武器搞得两败俱伤,最后又奇迹般地完成任务。C有时候搞不懂这人头上到底笼罩着什么光环才能一次次虎口脱险,他自认为没有这种运气,于是乖乖把自己藏好,确认周围安全后再慢慢移动。


与此同时他想方设法恢复他俩的通讯,待到耳机里重新出现沙沙声,C也在一个集装箱后面发现了倒地不起的H。特工看起来很——C不愿意用“安详”来形容自己的同事,但H双眼阖闭,两手搭在肚子上,只差身周再铺上一圈鲜花,C就可以呼叫T过来帮他盖上国旗了。


C无声地骂了句脏话,跪在H身边检查特工的生命体征,他先探测鼻息,接着是侧颈动脉,二者都很微弱,于是他趴到H的胸前听心跳,听着听着突然觉得对方呼吸的振幅不对劲。C茫然地抬起头,发现H正咧着嘴傻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操,”C吓得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刚刚。”H灰头土脸地躺在地上,绽放出迷人笑容,伸出手对搭档说:“不拉我一把?”


C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无法拒绝对方的请求,于是抓住特工的手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H大概是在地上躺久了,没站稳脚跟又朝C倒了过去,C手忙脚乱地抱住特工,H出乎意料地回手搂住了他的腰。


“你干嘛?”C僵在原地仿佛石化了一般。


“为了表示感谢,”H说,“谢谢你特地离开办公室跑到这里把我从地上捡起来。”


见鬼,C在心中暗骂,H这么大费周章地闹失踪和装死就是想害他违规,而自己居然真的跑出来了。


C清了清嗓子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是搭档嘛。”


太违心了。


“说真话。”H搂着他不放,甚至开始带着他原地打转。如果他们不是脸戴墨镜,身穿黑西装,看起来大概就像一对傻瓜情侣在治安混乱的集装箱码头谈恋爱。


“去你妈的,”C在他耳边说,“我就不该出来。”


H闻言满意地点点头,松开双手,接着将丑陋的亚基伦人铜制摆件展示在他眼前。


C摸摸口袋,果然空了。


“同事。”H说。


C夺过他手中的摆件,往后一丢,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现场。H迈开长腿紧随其后,三两步就跟上搭档,开始问东问西,问你是不是违规了?会不会被扣工资?又问如果我刚才真的没醒,你是不是打算给我做人工呼吸?


“不关你事。”C自觉地坐在副驾驶上,把头转向车窗外,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我受伤了,手脚不利索,还是换你来开车吧。”H把他赶走,两个人对换位置,C抓着方向盘心想也好,要是空着手可能会忍不住揍人。启动车子时C在脑海里搜寻内勤守则中是否有禁止殴打外勤的规定,结果显而易见,这种常识性的东西当然不会写进规章制度里。


于是C趁H打瞌睡的时候伸手推了一下对方的脑袋,特工惊醒,先是茫然无措,反应过来后意图还手。


“安全驾驶。”C出声制止他。


H已经伸出的手落在他后脑勺上轻轻拍了拍,那轻柔的手法让C觉得他仿佛在逗猫猫狗狗。


 “哇,好恶心,”话虽这么说,C的耳朵却变红了,嘟囔着说:“我倒宁愿你打我一拳。”


“我会的,”H见状满意地收回手,“但不是现在。”


tbc.


评论(14)
热度(47)
© 球站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