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科学考察站

【EBenji】如何在伊森·亨特的测试中拿满分


-


“班吉,打开舱门。”


伊森·亨特的耳边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外没有任何回应。


“班吉,快打开舱门!”


手指几乎要脱力了,技术官在他作好变成人肉风筝自由滑翔的准备前为他打开了飞机舱门——只可惜是后舱门。在意识到开错门以后班吉及时补救,打开了跳伞门,伊森就像一个真正的风筝般被气流卷进机舱内。


所幸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伊森·亨特无法完成的任务,超级特工身负好几吨的导弹平安落地。即便如此,班吉仍要为自己的失误负责,在执行任务中突然失联差点害死搭档可绝非小事,换作从前他将经历标准流程:写成堆的书面报告,反复纠察,丢掉饭碗,最后锒铛入狱。


“说吧,什么原因。”尽管共同经历了那么多,布兰特身上依然存在官僚气息,让班吉有种被审问的错觉。


“呃……技术性失误。”班吉抹掉鼻尖上的汗,“对方的加密算法我第一次见。”


以班吉的实力,再复杂的算法到他手上都是小菜一碟,难倒他的并非加密算法,而是一只松鼠。


你知道的,在开阔的草地上,除了穿着吉利服的特工外,还会有很多野生动物,像麻雀啦,蜗牛,小蜥蜴之类的,如果趴得久了,蛇也可能会到你头上做窝。


班吉没有收获蛇蛋,只是遇到了过于热情的松鼠。它蹦蹦跳跳地来到与草地浑然一体的技术官头上,企图翻找草籽或是被风吹落的松果,然而在人造的布条和伪装网下面就只有班吉金黄色的头发。它改变战略,跳到班吉的面前,一直忍着不动的技术官终于不堪其扰,伸手挡住它蓬松的大尾巴,并将它的爪子从平板电脑上挪开。


在这一来一往间,他的耳机被碰掉,于是错过了伊森的那两句怒吼。


班吉感到内疚,却又不好意思如实禀报,只好默默承受布兰特和卢瑟对他专业技术的指责。作为当事人的伊森·亨特倒没什么特别看法,或许是习惯了,他总是在铤而走险,又总能化险为夷,尤其是后者,离不开班吉的支持。在他们解散去用餐时伊森选择与班吉一道走,他们在食物的口味方面挺投缘的。


“抱歉啊,伊森,我不敢保证下次还会不会这么干,但我会努力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


班吉的道歉让伊森笑了出来。


“我对你抱有百分之百的信任。”伊森说。


班吉很感动,于是道出实情,伴随伊森的笑声讲完松鼠的故事,他看着搭档的笑脸感到如释重负。


“你忘了我们之前上的伪装课了?”


当然没忘,这可是花钱都买不来的超级特工伊森·亨特一对一教学。


那是在班吉伦敦的公寓里,伊森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他遛完狗回到家就看到搭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班吉说不好是对伊森的突然造访而感到意外还是对后者居然有空看报纸而觉得稀奇,总之他喜出望外,于是抛弃了热茶和点心,从冰箱里挖出几罐啤酒招待伊森。


他们先交流了任务内容,通常这时候伊森就该翻窗离开,可外面正在下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和极低的气温封住了玻璃窗,班吉提议说明天再走也不迟,于是伊森便在他家留宿。他们玩了几轮拼字游戏,接着是电玩,还看了几部电影,期间伊森昏昏欲睡,除了吐槽某些特工片没有常识的时候还保持着清醒。


班吉准备再去找找家里还有没有酒,伊森拉住他,说:“你是不是悄悄跑去参加外勤测试了?”


“是啊。”班吉对此没什么可隐瞒的。


伊森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喝够了,不如趁机来考考班吉,看看技术官能否胜任外勤工作。


“你跟我开玩笑呢!”班吉觉得汗毛倒竖。


“没有。”伊森眯起眼睛。


班吉后悔留他过夜了。


第一项测试是如何在伪装时保持专注,如何全力抵抗外界的干扰。这也是伊森为何会特意提起这一课的原因。伊森让班吉保持坐在沙发上的姿势不动,然后不断地朝他的方向丢东西,其幼稚程度不亚于小孩过家家,班吉甚至怀疑这是特工自创的课程。


班吉刚开始总是下意识地躲避四面八方飞来的物体,包括枕头,外套,书籍,还有他的狗。


“嘿!过分了!”班吉伸手接住了首次尝试飞行的狗狗,提出抗议。


严格的考官给他打了零分。


班吉知道他有些醉了,所以没计较。


“接下来是高阶测试。”伊森说,“如何在伪装中抵抗诱惑。”


说着伊森突然坐到他身边,靠很近,班吉原以为所谓的诱惑会是美食之类的,没想到对方还有这招,不得不承认,当伊森英俊的面庞在眼前无限放大时他确实觉得脸颊发烫。


班吉蹦走了。


很不幸,又是零分。


此刻他们走在去用餐的路上,班吉回忆起那时,还是会感到惭愧,他心神不定,连伊森的突然靠近都没有发觉,所以班吉也没有躲开。


在伊森的预判里,自己的搭档应该会本能地一蹦三尺高,于是没有留任何余地往班吉那边靠拢,他的鼻子碰在了班吉的脸颊上,毛绒绒的胡子蹭得他有些痒。


技术官立马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般瞪大眼睛,至少这一次他在伊森的测试里拿到了满分。


完。

评论(6)
热度(55)
© 球站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