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爬墙了

徐主事的大腿到底好不好坐

张小敬/徐宾

-

徐宾设想过无数次张小敬走出死牢,重见天日的情景,为此他没日没夜地计划,推演,重建档案,虚构数据。但心中所想远没有眼见为实来得令人欣喜,徐宾明面上装作与张小敬互不相识,待到李司丞交代完任务,候在退室门外已久的徐宾见人出来也不说话,只是朝张小敬微微颔首,随即快步离去。


张小敬不紧不慢地跟在其后,徐宾再三叮嘱过,若有朝一日他能从死牢出来,万万不可让旁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方才徐宾特意等在那处,一定事出有因,他不知道徐宾打的什么算盘,却还是跟着后者一路来到档案房。


档案房不比他处,可谓僻静,目之所及皆是些案牍纸张,虽是头回作客,张小敬也能看出这是徐宾的地盘。


“...

仿生人会梦见张小敬吗

张小敬/徐宾


-


若要让张小敬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的好友徐宾,那便是:不是人。


当然,这不是在辱骂徐宾。张小敬对下属正颜厉色,对破坏长安的人冷面无情,但对徐宾,他还是敬重的。


酒肆初遇之际,张小敬很是不痛快,胸中闷着一口气,借酒发挥不得,反而愁上浇愁。这时徐宾贸然靠近他身旁,说些乱七八糟的傻话,张小敬原以为黑着脸就能将他赶跑,可这人却越说越起劲。他似乎能看穿张小敬的心思,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帮助张小敬完成所想之事,用另外一种更为平和的方式。


几番接触下来,张小敬发现徐宾的记忆力不同寻常,他知道,手捻串珠不过是徐宾为了掩饰那异于常人思维而使的小伎俩。若是旁人问什么,徐宾片...

张小敬正攀爬灯山,忽抬头瞧见半空中悬挂着一只大白灯笼,心说这帮人不够厚道,大过节的挂白,太不吉利了。


可蚍蜉们都准备召唤阙勒霍多将长安城夷为平地,又怎会在意凶吉祸福。


再定睛一看,原来这随风摆动的并非大白灯笼,而是裙摆飞扬的道士小李必。张小敬联想到毛顺所言,这座大灯山的灯身最后会幻化为一尊老子神像,正可谓相得益彰。

【MIB】【H/C】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2)

黑衣人:全球追缉(2019)


H/C,斜线有意义。

(1)

(2)


H遇到麻烦了。


C早有预感,这绝非马后炮,三十分钟前他们的通讯设备被陌生信号干扰,对话变得断断续续,C怀疑是卫星遭到入侵,于是把注意力放在排查工作上,从而忽略了渐渐偏离预设轨道的H。


“我发现目……现准备进……请……掩护。”H的声音被切成若干段,虽然不想承认,但多年合作的默契足以让C脑补完特工所说的内容。他暂且放下手头的工作,准备调几架无人机给H打掩护,可当视线再度投向专属于特工的屏幕时他却什么也没看见。


换句话说,H失踪了。


这不是头一回了,H经常这么干,喜欢在平淡无奇的任务中添油加醋...

【MIB】【H/C】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1)

黑衣人:全球追缉(2019)


H/C,斜线有意义。


(1)


H并非一直以来都单打独斗,他也曾有过搭档,MIB就像全世界的特工机构一样,机构庞大而臃肿,将特工分为内勤和外勤,与恶势力作斗争,只是面对的种群不同。有人在外拯救世界,相应的也得有人去应付堆积如山的汇报材料。H的前搭档是C,这么一来就很明显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差到极点,为什么总是水火不容。


H经常提的一个问题是:“组织为什么会招募你?”


耳机那头总会传来C不屑的反驳:“想想T对你说过什么话,他也是那么对我说的。”


“他夸我帅。”H在搭档的指示下从窗户跃进屋内,据情报这里窝藏了五位不友善的外星人。“...

【Chernobyl】Night Sun

HBO剧版切尔诺贝利


Boris Scherbina/Valery Legasov


-


“我们该去散散步。”


Scherbina拿不准是因为这通电话而心烦意乱还是受够了Legasov制造的二手烟,但他敢肯定的是,现在他们的肺叶里尼古丁与核辐射粒子的含量平分秋色。


Legasov拒绝道:“很晚了,我累了。”


“我们去走走。”


教授意识到对方并非是在发出邀请,强硬的语气措辞分明就是命令。考虑到他们身处酒店高层,Shcherbina凭一己之力也能把他丢出窗外,Legasov掐灭烟头,跟着部长起身走到门边取大衣。


他们走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上,四周静悄悄...

【EBenji】如何在伊森·亨特的测试中拿满分

-


“班吉,打开舱门。”


伊森·亨特的耳边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外没有任何回应。


“班吉,快打开舱门!”


手指几乎要脱力了,技术官在他作好变成人肉风筝自由滑翔的准备前为他打开了飞机舱门——只可惜是后舱门。在意识到开错门以后班吉及时补救,打开了跳伞门,伊森就像一个真正的风筝般被气流卷进机舱内。


所幸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伊森·亨特无法完成的任务,超级特工身负好几吨的导弹平安落地。即便如此,班吉仍要为自己的失误负责,在执行任务中突然失联差点害死搭档可绝非小事,换作从前他将经历标准流程:写成堆的书面报告,反复纠察,丢掉饭碗,最后锒铛入狱。...


【Chernobyl】破解失眠的捷径

HBO剧版切尔诺贝利

Boris Shcherbina/Valery Legasov

肉渣,斜线有含义。

-

隔离区的日子很难熬。Legasov几乎每个晚上都无法入睡,只能靠抽烟消磨时间。他把烟灰缸摆在床边的地板上,弹烟灰的时候比较省力。


他的精神大不如从前,背也痛得厉害,头发掉了很多,好在脑子还能转得过来,不至于拖Shcherbina的后腿。说到部长,Legasov发现他似乎从来不会失眠,至少没提过,一定是酒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等熬过今晚或许可以考虑和部长喝上几杯。


还未发生的事情无法解决眼下的困扰,Legasov小心翼翼地翻身,生怕吵醒睡在隔壁的Shcherbina。...

【沙李】当李达康决定参加集体活动时他在想些什么

-


李达康向来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市里安排的他可以理所应当地用工作来推脱,但省委负责组织活动的同志就没那么好糊弄了。他们热情,善于洞察一切,还喜欢搬出领导来强调活动的重要性,纵然是李达康也不得已去过好几次。


去了能干嘛呢,就像前年参加的重阳节登高活动,一把老骨头爬到山顶,累得半死,气都还没喘顺,某些心思活络的同志就相互开始吹吹拍拍。要么就是找个石桌打扑克,李达康又不会打牌,只好站在树荫底下用手扇风凉快凉快。


今年省委又组织去爬山,李达康想都没想就让小金帮自己请个假,小金接了命令没有立刻离开,欲言又止的样子引起了领导的不悦。


“有话快说!”李达康看不得人扭捏作态。...

【Chernobyl】午觉

HBO剧版切尔诺贝利


Boris Shcherbina/Valery Legasov


-


“你压根不懂怎么系领带,对不对。”


Shcherbina绕开了那些无解的问题,挑了个最简单的刺。Legasov的手指确实还在努力与领带搞好关系,他低着头一声不吭,这块布料带给他的困扰远比准备在克里姆林宫的发言材料多得多。


对于在官场混迹多年的Shcherbina而言,如何将自己打扮得体这种小事向来易如反掌,但他又不可能亲自上场替Legasov打领带,后者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会在自己伸出手的时候就拉开车门跳下去。


坐在身旁的人开始不耐烦了,Legasov能从对方叹气的轻重声...

1 / 12

© 球站长 | Powered by LOFTER